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勋章中心
  • 486阅读
  • 3回复
荫荫 离线

级别: 论坛贵宾


显示用户信息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5
更多操作

【撒雅】Merry Christmas(2017圣诞贺文)

侍奉女神雅典娜的圣域不过任何其他宗教的节日,千百年从未有谁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直到纱织归来。在亚洲长大的少女并不那么重视信仰的纯洁性,并完全剥离了节日与其原发宗教的关系:
“圣诞节就是所有人团聚开心的日子。”
在雅典娜女神如是的命令下,自从去年开始,圣诞节就成了圣域官方的节日——聚会日,而到了这一次,所有人都已经习惯。这也意味着纱织省心了很多。她不用再去一一告诉侍从们该准备什么,只需要坐在那检查他们的准备工作。

    一棵圣诞树,树干挺拨,枝叶青翠。为了衬合做为舞会会场的竞技场,比起它常见的同类们格外高大。即使是圣域的杂兵,砍下它来也稍费了一点力气。
     “要是日本的中学能早点放假,也许可能让紫龙来帮忙。那就是一下子的事了。”听着杂兵的汇报,翻看着树木照片的纱织脑中忍不住响起了这样的声音,然而她并没有说出来,因为下一秒,这声音紧接着来了个转折——“可这样使用圣剑,修罗那个认真的性子说不定会气得瞪人。”
就算是雅典娜女神,这么坑害紫龙也太过份了。纱织想,何况她也并不想惹修罗生气。
    还是穆的脾气比较好。紧接着,下一个念头又冒了出来。
    “路过白羊宫的时候顺路叫上贵鬼。”
    “是。”
    也许他更想说“忘不了”。杂兵躬身应是的一瞬间,纱织忍不住想。这也难怪,比起一堆人架着梯子爬上爬下,念动力者在装扮起圣诞树来显然要简单的多。而且这决不算劳烦。恰恰相反,去年的经历证明,一整棵圣诞树的装饰工作对未来的白羊座圣斗士来说,是场历时半天的愉快游戏。

     “接下来……酒水……”纱织低声自语,忍不住就轻轻叹了口气。尽管生长在富豪之家,但尚未成年的她对酒水了解的并不详细,只得干脆对推荐单上的几种酒照单全收。这多少让她小有沮丧。但纱织很快振作了精神——领导者不需要对所有事物都了如指掌,选择合格的专家才更为重要。少时接受的管理课程的内容出现在脑海的同时,连实例也跟着冒了出来——据说十几年前,史昂就曾经开玩笑地说过,等这一代的圣斗士们长成,在新年的宴会上,酒水的选择将交由来自法国的卡妙负责……
     “不,这好象是反面教材……”不自禁地,纱织呻吟出来。成人后的卡妙诚然如史昂所愿对酒水有足够的了解,问题是品种有些太过个性。至少纱织完全不想想象,圣诞晚宴上一群灌了一肚子高度数伏特加的醉猫会是怎样的一种场景,“这么一想我还算幸运……”一边感叹着推荐单的靠谱,纱织将工作薄翻到下一页,传唤了门外的侍立的杂兵。
     “晚餐的菜单很好,辛苦大家了。”纱织说着令人退下,却在他将要走出大门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请等一下。”
     “女神殿下?”
     “苹果!记得让厨房再准备些苹果,多一些,至少要保证每人一个。超出也不要紧,可以发给小镇上的居民。”
     “是。”
    他大概很想问为什么。虽然退下的杂兵没有多说一句废话,纱织仍然从他脸上看出了掩饰不住的问号。
其实我也挺想知道为什么,纱织想。天知道平安夜和苹果有什么关系,新约宗教中圣子生日的前夜发放旧约的禁果,真的不是讽刺?
“果然还是觉得很奇怪。”纱织忍不住嘀咕出声。这么古怪又毫无逻辑的中国风俗想也知道是所谓新人类玩出的把戏,她敢说,童虎多半就对此一无所知。不过,既然紫龙都这么说了,一些苹果倒也用不着吝啬。
     “下一项是,礼物……”纱织挥手唤进负责此事的杂兵,“礼物都准备好了?”
     “是的,殿下。目前都堆在竞技场的西南角,只等圣诞树装饰好了,我们就把它们堆在树边。”
     “辛苦了。麻烦你叫西里尔进来。”
     “女神殿下。”灰头发的高大杂兵应命而入,手中提着一个容量颇大草编花篮。
     “圣域各处的装饰都完成了?”纱织说着走下座位来到西里尔身边,俯下身子检视篮中精美的圣诞小花环。
     “是。只剩下这些您说要亲自完成的。”
     “很漂亮的花环,你做得很好。”纱织接过草篮,也许是花环轻巧的缘故,大大的篮子比意想中还轻得多,“辛苦了,接下来的我自己完成就好,你可以去休息了。晚上玩得愉快些。”
     “是。殿下。”西里尔踌躇了一瞬,还是应命退下了。
大概他是想帮忙提着篮子?纱织不甚认真地猜测着,漫步向教皇厅外走去。

   “格桑花,金色是史昂,紫色的是穆。杜鹃是老师;毛蟹爪莲,亚尔迪;石榴,修罗;向日葵,卡妙……”轻巧地挂好争奇斗艳的小花环,自语的纱织突然囧了一下,果然,比起法国的鸢尾,卡妙的审美已经俄罗斯化了吗?这么说起来,阿布罗狄最爱的也不是铃兰呢……
    相较于美战士小宇宙凝成的花朵,编织花环用的玫瑰果然还是太普通了些,纱织苦恼地想,认命地微微燃烧起小宇宙——能怎么办呢?双鱼座圣斗士的固执人所共知,而且体现在方方面面——在雅典娜女神的无声轻叹中,平凡的花朵笼上了一层淡金,顿时鲜妍夺目起来。
“荷花和沙加很配,但雏菊……”想到巨蟹座那位圣斗士,纱织不禁瞬间失声,停歇了片刻,才开始继续装饰的工作。不过,由于剩下的几个人国藉的一致性,余下花环的花朵选择改为了参考星座。
“秋海棠,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是很衬米罗的颜色。”看着鲜红的花朵,纱织不由一笑,接下来的琉璃苣和火鹤花始终也从不同的角度让她觉得和那对兄弟意外地贴合。
    将两串金色天堂鸟的花环一一挂上的时候,纱织心中倒是稍稍犹豫起来。也许这对双胞胎兄弟会更想要不一样的颜色?不过现在也不能就这种小事去询问当事人,考虑到这毕竟是黄金圣衣的颜色,和并没人对去年相同的布置提出疑议,纱织也就拿定主意,要不负责任的独断专行了。
    花篮中的花环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纱织拿起青翠中夹着鲜红的花环,下意识地顿住了手,她轻轻咬了咬嘴唇,仍是将它挂在了金色的天堂鸟的旁边。
    “我知道这算自做主张。不过,今天毕竟是圣诞节……槲寄生……所以……应该可以的吧?”
    俯下身子,纱织轻轻吻上了粗糙石碑上冰冷的名字。
“圣诞快乐,撒加。”






















————————————————————我是拒绝挨揍的分割线————————————————————















“有必要这样吗?”远远地遥望着纱织站在慰灵地中,动作流畅地一个个往墓碑上挂上小巧的圣诞花环,饶是迪斯马斯克十余年出入黄泉比良坂毫无忌惮,也不免浑身一寒。
“这是雅典娜的心意。”穆平淡地说,“你知道,雅典娜去年就是这样做的。”
“祈愿我们在之后的祭祀中顺利归来的私人仪式。”阿布罗迪轻轻点头,“我想迪斯的意思是,今年我们已经回来了。”
“也许是习惯的延续?”艾欧里亚接口,声音中略带一丝迟疑。
“是祈愿的延续。”撒加说,语气颇为肯定,引得好几个人转头看了过来,“重复的仪式、重复的祈愿,她希望新一年里我们仍旧……”
低沉的声音在看到纱织俯身亲吻墓碑时戛然而止。
“重复的仪式?”加隆一声轻笑,“去年也有这个?”
“我不知道。”对胞弟的调侃简单扔下一句回应,撒加无视众人各异的目光,大步向纱织走去。
“雅典娜。”
“撒加?”
因为距离颇远,纱织并没察觉到一众黄金圣斗士的关注,因此也就并不觉得撒加知道她刚刚干了什么——按理说,事情本当如此。然而撒加的眼神在纱织和墓碑一角挂着的槲寄生花环上只转了一圈,纱织就意识到自己被看了个正着,脸颊顿时就红了好几个色号,头也微微低了下来。然而她的眼睛往上挑,睁得圆溜溜地瞪着撒加,嘴巴也颇为不服气地嘟囔个不停:“要到十五岁才可以,我记得你说的话!可是有槲寄生呢,今天还是圣诞节!这是风俗,人人都可以……”
“雅典娜。”撒加沉声打断了纱织连串地抱怨,紧跟着,在她惊讶地目光中扬手张开了异次元。
“撒加?”
“就象你说的,今天是圣诞节,风俗如此。”撒加微微一笑,一手摘下墓碑上的槲寄生高举过头,一手揽住纱织,闪身进了异次元。
“明年九月之年,仅此一次……”空间闭合的瞬间,远处瞠目张望的黄金圣斗士们隐隐听到空气中传来半句轻语。
[ 此帖被荫荫在2017-12-25 22:39重新编辑 ]
雅典的少女啊……
空桑寂 离线

级别: 论坛总版

显示用户信息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12-25
看到中间吓到了,后面结局棒棒哒,过节就该HE
moyajingjing 离线

级别: 金牛宫

显示用户信息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1-01
愚蠢的我居然没有看懂。。。
荫荫 离线

级别: 论坛贵宾


显示用户信息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1-02
回 2楼(moyajingjing) 的帖子
ORZ没看懂是什么意思……我哪里没写明白吗?
雅典的少女啊……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